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中心

聯想賀志強:99%O2O創業會死掉

信息來源:大咖牛人 瀏覽次數: 發布時間:2015-12-31 分享:

聯想之星和樂基金都是投早期的,但是聯想之星投資范疇更廣泛,除了TMT,還投醫療、服務業等。樂基金專注TMT,而且專注在與聯想云服務相關的方向上。

作者:曾慶雪 王珊

 

賀志強:

 

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、聯想樂基金董事長。從2014年4月1日起,開始擔任聯想云服務業務集團總裁,負責構建聯想企業云、個人云及智能云等應用和服務平臺。在此之前,賀志強曾擔任聯想首席技術官和研究院院長。

(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)(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)

IT之外,聯想在投資領域也風生水起,近年來動作頻頻。和聯想之星、君聯資本、弘毅投資等不同,聯想樂基金被視為聯想云重要的資本運作和投資平臺,以投資手段為聯想布局互聯網生態系統。

 

樂基金專注于投資早期、具有高成長性的TMT領域創業公司。目前已經投資了30多家公司,包括樂逗游戲、Face++、ZAKER、無限點樂、商派、諦聽科技、中科柏誠等。

 

聯想樂基金董事長賀志強認為,軟件創業已經成為一片紅海,硬件技術方面的創新創業很少,這反而是中國創業者的機會。在他看來,隨著中國經濟轉型的趨勢,靠傳統制造業帶動的、低附加值的經濟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,未來越來越多的企業會擁有核心技術,這些技術,會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。

 

聯想集團的“戰略投資部”

 

新京報:聯想投資涉及各個階段,同為早期投資,聯想之星和樂基金的區別在哪?

 

賀志強:兩個都是投早期的,但是聯想之星投資范疇更廣泛,除了TMT,還投醫療、服務業等。樂基金專注TMT,而且專注在與聯想云服務相關的方向上。

 

新京報:聽起來,樂基金像是聯想集團的戰略投資部?

 

賀志強:對,實際上是跟聯想戰略相配合的一個投資部門。我們所投的50%左右的公司都和聯想以及聯想云服務集團的業務都有戰略合作。

 

新京報:對樂基金來說,如何判斷一個項目的價值?

 

賀志強:第一,一家公司有沒有給老百姓帶來好處;第二,有沒有提升整個社會的的效率。我們為什么投核心技術,因為我們認為核心技術可能對整個社會效率提升是最大的。

 

新京報:不會具體考慮聯想戰略的層次嗎?

 

賀志強:更重要的是為未來布局,四年前投Face++的時候,我們不知道聯想集團會不會要做相關業務,但是我們判斷人臉識別技術將會成為基礎技術平臺之一。被投公司反過來也會幫助聯想對現在的業務做判斷,讓我們看清未來產業新的機會,比如互聯網金融,聯想現在是沒有的。

 

但是挑項目的出發點會考慮聯想的業務,我們投了好幾個企業級云服務技術,跟聯想是互補的,我們會把他們的核心技術用在我們的云里面,比如移動廣告平臺“點樂”,我們會跟他們合作。

 

新京報:聽說你們會給被投企業兩個選擇,獨立上市,或者成為聯想生態的一環,是這樣嗎?

 

賀志強:我們尊重被投公司的選擇,可以獨立發展,比如樂逗;另外,我們提供與聯想生態系統合作的機會,讓他們成為聯想戰略合作伙伴,比如諦聽科技和SMARTX。

 

移動電商會出現下一個阿里巴巴

 

新京報:樂基金的風格跟多數天使機構不太一樣,一年只投10幾個項目,為什么這么少?

 

賀志強:因為資源是有限的,要對被投公司做持續性的幫助和支持,不能過于分散;第二,偉大的公司是少數的,我們不做短期的規劃,而是構建未來的創新型公司,做精品投資。

 

新京報:這樣不怕錯過創投熱潮的資本紅利嗎?

 

賀志強:有可能,你做了一個選擇,就要承受這個選擇帶來的好處和壞處。投的多的可能覆蓋全一點,風險也會比較高。投的少可能會錯過一些好的企業。

 

新京報:樂基金是如何選擇投資領域的?

 

賀志強:聯想每年都有一個聯想科技展望大會,對未來三到五年的產業發展進行研討,預測未來用戶、商業環境及技術變化,根據這些我們都會選擇幾個領域進行投資,2015-2016年,我們著重看互聯網金融、移動電商與O2O、IOT+大數據+機器人、企業云等領域的投資機會。

 

新京報:為什么是這四個領域?

 

賀志強:大數據會越來越重要,個人計算機會從臺式電腦、筆記本電腦向手持設備發展。互聯網金融本質上會改變人們生活的很多環節,比如現鈔可能會消失。21世紀是機器人和機器智能的時代,所以我們現在就該投,投出一個賽道。

 

移動電商一定還有機會,絕不是把淘寶、京東搬到手機上這么簡單,一定會出現一個獨特的、顛覆式的模式。

 

新京報:什么樣的移動電商是顛覆性的?

 

賀志強:要把移動的這種特殊性發揮出來,跟位置、社交都要關聯起來。比如細刻,它是一個面向海外時尚消費者的設計師品牌電商,設計是在歐洲做的,生產在中國,通過美國的社交網絡銷售,整合了全世界的優勢資源。移動電商領域一定還有更顛覆性的模式,甚至會出現下一個阿里巴巴。

 

(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)(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)

99%O2O創業會死掉

 

新京報:有明確不投的項目嗎?

 

賀志強:燒錢的O2O一個我們都沒投過。互聯網金融里面的P2P,去年很多人投,我們也不投。

 

新京報:但是你們也看好O2O?

 

賀志強:未來會關注O2O的機會,O2O是純商業模式的創新,O2O在細分的用戶場景下仍然有好機會,比如在教育領域,嚴師書院就是用O2O來改變傳統教育,把不同領域老師與學生進行匹配,上課地點由老師學生家長自行協商,類似滴滴的撮合交易模式。它還有老師培養計劃,幫助老師成長。

 

新京報:P2P金融這么熱,為什么不投呢?

 

賀志強:如果一個行業大家一窩蜂涌上去的時候,這件事已經不值得我們投了。我們的投資講究時機,四年前我會投P2P,但是現在不投。時機非常關鍵,在我們投資權衡中占40%的比重。

 

新京報:互聯網金融的其他領域?

 

賀志強:在金融的其他細分領域還有很大機會,比如消費金融、個人貸款,還有在垂直行業的一些機會,比如房產眾籌。

 

我們不投P2P,但我們投給“P2P”送水的公司,比如中科柏誠,它幫P2P做互聯網平臺,幫助平臺進行交易,“P2P交易所模式”開創了業界先河。我們投了半年以后,中科柏城就拿到了下一輪的融資。

 

新京報:樂基金是對平臺有偏好?

 

賀志強:對,平臺是我們很喜歡投得一個方向。比如樂逗就是一個平臺,做境外手游發行。Face++也是平臺,在中國有4億用戶,美圖秀秀的用的也是它的人臉識別系統。

 

新京報:2015年下半年以來,創投界經歷了過山車一樣的震蕩,很多人都說寒冬來了,對你們有沒有影響?

 

賀志強:天使投資沒有寒冬,永遠都是春意盎然。我們投的是未來,不是泡沫的方向,未來的顛覆者永遠都會出來。所以這種寒冬對我們沒有影響。

 

新京報:你對高估值和高融資額怎么看?

 

賀志強:從天使到A輪,創業公司應該叫一個合理的價格,因為合理的價格對下一輪的融資是有好處的,不要太過泡沫化。

 

新京報:現在這個擠泡沫的過程,前期過度膨脹的副作用會不會顯現?

 

賀志強:可能會有大量的公司會死掉。不是所有的投資都能進入下一輪,在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必然是少數。現在做O2O的企業,可能也有上千家,最后能有10家跑出來就不錯了,甚至1%的比例都不到。

 

核心技術比商業模式重要

 

新京報:下一個創業機會可能在哪?

 

賀志強:在未來萬物互聯的時代,智能硬件能傳遞更多價值。更多的創業機會將聚焦在硬件技術創新上,比如攝像頭技術、生物識別技術、傳感器、可穿戴設備、人工智能機器人等。硬件創新比較難,但是如果現在不做,以后就更沒有機會了。

 

新京報:和軟件創新相比,硬件創新的難點在哪里?

 

賀志強:成本更高,像新材料,需要反復實驗,比如跌落試驗、輻射實驗、耐用性劃傷實驗等。

 

新京報:中國的制造業基礎,是不是硬件發展的優勢?

 

賀志強:既是優勢,也是問題。中國過去主要還是低端制造業,智能硬件的未來應該是精品。

 

新京報:樂基金如何給硬件創業者提供幫助?

 

賀志強:首先是供應鏈,聯想集團的供應鏈都是30多年里用真金白銀打造的,包括和富士康的合作,樂基金投資的企業可以共享這些資源,可以把成本降低降低30%-40%。其次,聯想在全球擁有上萬家專賣店,可以為產品提供線下銷售渠道。第三,是聯想的品牌背書。

 

新京報:綜合來看,樂基金更傾向于投資技術領域創業?

 

賀志強:核心技術創新門檻高,但是一旦成熟,就會有非常大的價值。只有擁有核心技術的企業才有可能做大做強,比如谷歌和微軟,從這個角度上來說,核心技術要比商業模式更重要。

 

中國經濟轉型趨勢特別明顯,一個需求短缺型經濟成長的過程中,不需要很多核心技術也能賺錢,但是這種低附加值的經濟發展模式已經是過去時了,未來公司越來越拼的就是核心技術帶來的競爭力。反觀美國也是如此,以核心技術為主導的創業公司投資會在50%以上,另外50%可能偏重商業模式。中國比例是1:9,還有很大的機會。

 

新京報:比如哪些技術?

 

賀志強:比如新材料技術、電池技術、攝像頭技術、人臉識別等,這些技術,會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。

 

新京報:核心技術對經濟轉型的意義?

 

賀志強:在向創新型社會轉型和產業升級的過程中,核心技術的發展會提升中國企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,也會提高中華民族的創造力。


普通斗地主下载